紫月岚

忘无乡的五大居民又在瞎注册了!

幸运对决

狛枝生日抽签,“午后”和“山洞”

本来写的卡的要死要活,突然最后两天来了个灵感……超短(还是赶死工的完全不抓虫了囧),但是我感觉还是比之前那稿有趣(一点点OTZ)

一切OOC都是因为我智障-_-|||




  “苗木要找你决斗?”在狛枝一脸“哈”的表情后,左右田本来就不确定的语气,就变得更加模糊了。“我我……刚才午休前路过办公室,听见仁校眉飞色舞的和雪染老师在说笑……还说什么‘搞不好是我们需要坍栋楼才能平息的命运呢’……虽然很快就给他女儿叫来的黄樱主任拖走了。”

  “哦。苗木约我到后山的山洞去抛硬币,如果赢了我就和他结婚。”

  发现自己要迟到了,狛枝向左右田挥挥手就走了,完全没在意对方已经石化了这件事情。


  午后的后山也说不上凉爽,不过斑驳的树荫下也不会是过度炎热,当透凉的风夹在热浪中迎面飘来的时候,狛枝知道他到目的地了。

  

  狛枝到达山洞的时候,苗木已经先在里面了,他还带了一条毛毯过来,接过毛毯披在身上,狛枝想着,上次自己在里面因为忽冷忽热晕倒后,苗木便细心的记住了,真是那么好个人,找个什么人恋爱不好呢,果然是不幸呢——说出来一定会被骂的——不自禁的狛枝就笑了出来。


  “前辈要背面吗?”

  比起心态完全放飞的前辈,苗木还是因为紧张而绷紧了脸,连寒暄都没有,直接进入了主题。

  “输了一万次了你还要正面吗?”

  “呜……要!偶尔我也想赢一次啊,何况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那么重要的事情靠赌的啊~”

  “呜呜…………我只想前辈认真起来对待这件事嘛。”

  就像把苗木说的“交往”,换成“结婚”吓得左右田一时当机一样,这样逗苗木本来也是件有趣之事,只是苗木眼中的坚决还是让他感到为难。

  轻轻的抛起手中的硬币,然后在下落的途中抓住它,握紧的手里有着自己全部的命运,在苗木伸过头看清前,狛枝轻轻的瞟了一眼,便无可奈何的笑了。

  “你赢了。”

  在几秒钟愣住后,苗木欢呼着抱着狛枝,开始东西南北的自己都不停停下来嘀咕‘我刚才扯到哪里去了??’的胡言乱语,狛枝轻轻的挽着苗木的肩膀,安定的享受山洞里恋人声音的回响,不自觉也制止不住的向世界展示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更好看。


  当然接下来几天学校也在持续“动荡”,雾切仁连续给学生们进行了“地震灾害预演”“火灾灾害预演”“海啸灾害预演”等等突发事故情况演戏,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喜可贺。

  至于坚决把狛枝踢出本来由他、狛枝、九头龙和日向组成的单身联盟的左右田那时还不知道,很多年后还留在联盟的只有他了。



  “说起来啊,前辈能把那个硬币给我吗?”

  “幸运是不需要道具的。”

  “呃,不要突然教学啊,但是我第一个拿到正面的硬币我也想留着嘛。”

  “苗木君。”

  从放学后一直粘着到市中心,然后闹腾的天黑,准备在地铁检票处分开了,苗木拉着狛枝的袖子,嘀嘀咕咕的说了大概想了一会的话。

  真的很可爱呢,一边这么想着,狛枝一边摸了摸苗木的头,撩开额发轻轻在上面点了一下。

  “我说的是‘你赢了’,我可没说是正面。”

某人发胶居然起了一回作用吗233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各位!在七夕这个浪漫的节日里,主页君来代工发本宣啦!特意选了七点零七分定时发布,加上七月初七有没有很幸运组风味呀哈哈哈哈o(*≧▽≦)ツ 


-狛苗结婚主题BL同人合志-

【This Instant】一宣

作品:弹丸论破

CP:狛枝凪斗×苗木诚

规格:B5

价格:未定

页数:彩图3P+黑白漫3P+文字100P左右

字数:4.5w+

年龄限制:全年龄


Staff:(省略重复艾特)

主催:哑猫 @MuteCat /仟銮 @黄铜质地_仟銮 

排版:四手(微博@四只手指 )

校对:哑猫/仟銮

封面:山濑 @四畳半宇宙旅行半分花@不授权 

特典:Tori @tori kin 

宣图:原野 @缘业…关注前看简介 


图:

芝士 @注心芝士🧀 彩图1P

四手 彩图1P

原野 彩图1P

阿森 @阿森森森  黑白漫3P


文:

《皮格马利翁》By  要要 @能重复的昵称才不要 

《夜色温柔》By 山茶  @山茶 

《Mr. & Mr. Lucky》By SylvianeDR @—SRetz— 


试阅及其他详情请见宣图


敬请期待!

热度排列的狛苗文汇总

感觉我需要用转发功能来存个档了| ू•ૅω•́)ᵎᵎᵎ

阿森森森:


大概是收藏/推cp/推作者/方便刚进圈的各位刷文用




lofter上,截止18年7月,按热度排列前30篇狛苗文


(有明显标注拆cp的已经除外了)




标题(链接可点)+作者ID




没有筛文,只是个普通的汇总


请阅读各位太太文前的注意事项






【很多太太已经退坑/淡圈,请不要打扰她们】


喜欢请支持新文


不想被放进汇总的太太请私信我,尊重各位的想法






热度不代表一切


请支持正在为狛苗创作的作者们









【弹丸1&2/狛苗/幸运组】掐对家的正确方式


奶油棉花糖_狛枝病




【狛苗】希望之峰学院与绝望的100个超高校级


—SRetz—




【狛苗】那个白色的海藻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蘑菇


燕麦




【狛苗丨幸运组】今天的狛枝君也十分幸运


阿银球




【狛苗/日七】幸运与希望与未来与游戏与恋爱(上)


(未完结)


椋竹




【狛苗】至死方休


穆洄_反复横跳




狛枝中心本《悪夢と楽園》网路全文再录


Gray,gray,gray




【狛苗】身为勇者队奶妈的我,现在正可怜兮兮地吃着魔王从超市买来的瓜(全文完)


鹿毛毛毛毛




【狛苗/幸运组】黑白熊过山车


阿银球




【狛苗】塔和最中的独家观察记录


—SRetz—




【狛苗】Wedding Joke


穆凉。




【弹丸1&2/狛苗/幸运组】狛枝君真是幸运又帅气


奶油棉花糖_狛枝病




【狛苗/幸运组】情史


阿银球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01-03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04-06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07-09


弹丸论破/狛苗】如何追求苗木学长作战报告10-13(END)


梧桐千岁。




【狛苗】苗木困的独家观察记录


—SRetz—




[狛苗]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山茶




【自翻/狛苗】The lion's den (狮子的巢穴)


穆洄_反复横跳




你们看到隔壁家雾切姐姐的新式神了吗??!!①(狛苗向)


你们看到隔壁家雾切姐姐的新式神了吗!!!!②


你们看到隔壁家雾切姐姐的新式神了吗??!!③(完结)


雨后门前的妖精




【狛苗】那个糖果店主是出bug了吗!


—SRetz—




【狛苗】我似乎和我的室友玩脱了(上)


【狛苗】我似乎和我室友玩脱了(中)


(未完结)


淡凉




【狛苗】甜品屋


穆洄_反复横跳




[狛苗]狛枝老师和苗木学园长! 1


[狛苗]狛枝老师和苗木学园长! 2


(未完结)


山茶




【狛苗/神苗】围捕 00-02.


【狛苗/神苗】围捕 03.-04.


(未完结)


穆洄_反复横跳




【弹丸1&2/狛苗/幸运组】(树洞)每天都想烧死班里的那对基佬


奶油棉花糖_狛枝病




【狛苗】Zombie Walk


穆凉。




希望攻略日记(短短的更新:D)


雨后门前的妖精




【弹丸 狛苗】四叶草的遗失物+Beautiful world


perfect HERO




Take me to Church


穆凉。




【狛苗/幸运组】电车


阿银球




[狛苗][TOA Series]Confer/Coronate


山茶





可为推广/收藏随意转载


链接/署名有误请联系我更改




感谢各位为幸运组创作的作者们






要要生日快乐(づ ̄ 3 ̄)づ

幸运组平行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的故事

(十雾存在预警)

(里面把群里面常见几位强拉进去强行搞笑了,不要当真,也不要揍我……顶锅盖逃走)

  看着满目疮痍的厨房——在狛枝左脚踏进去前一秒,苗木回头看他的前一秒,是苗木整一天订单成果还唯美的展示在桌子上的前一秒……

  下一秒桌腿就断了……桌上的东西狼狈的全部摔在了地上,几乎全是食物,曾经有着各种漂亮的造型……

  这是几个月前刚买的新桌子,而那张旧桌子,摆着狛枝生日晚宴的全部菜肴时,在狛枝一个大喷嚏之后,就塌了……而为了急救满地的菜肴,烤炉里面的蛋糕……变成了碳。

  现在狛枝和苗木再次傻眼了……因果律真可怕。

  在十分钟内对狛枝论破“比起可能会挂断房梁的上吊,不如来帮我做事!”后,苗木决定从最紧急的订单开始——一份寿司蛋糕。

  “读作大篮子写作岚子的小姐送一份什锦寿司蛋糕给能重复的昵称才不要的要要小姐”

  狛枝觉得他再读一遍一定会咬到舌头的……所以这个交货时间最近,但是掐着时间刚好能完成的任务,就交给苗木去头痛吧。

  离开厨房,将提前关门的牌子挂出“奇异食品屋”的大门外,狛枝拿起电话,拨通了十神白夜的电话,在接通一分钟后,对方好像还在谨慎的考量,为什么自己会有他这个私人号码。

  “我不叫‘岳父’你就听不出我是谁吗?”

  十神白夜三代手机.卒。

  大约五分钟后,雾切响子的电话到了。狛枝小心意义的措辞,当然他并没有当着雾切直接叫岳母的打算,毕竟没有回应的不置可否满无聊的。

  “大致上事情就是这样,我并没有很合适的渠道,其他准备并没有什么问题。”

  在将订单发送给雾切后,狛枝就开始隔着厨房玻璃,安静的欣赏苗木紧张忙碌的身影。

  ……说起来自己刚才进厨房的时候到底踢到了什么东西啊……

  算了……反正幸运还在安定的运转。

  “关门的牌子吓了我一跳……”堵车堵到情绪狂躁的司机女正在努力保持微笑——以及对抗拿出手机疯狂给店长(以及在背后偷看的店长家那位家属)拍照的欲望。

  在狛枝将蛋糕放入车后时,发现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人,她衣着淡色正装,脸上是一种标准的职业笑容,膝盖上一坐一趴着黑白两色的猫咪,白色的猫毛茸茸的就快成个球了,如果不是头上别着棒棒糖的发卡,大概脸都要分不清在哪了,而黑色的猫坐立就显出一种精干,纯黑的毛色已经几乎看不清五官,只有那对明黄色的眼睛似乎很有兴趣的盯着自己在看。

  “不知道阿浅和淡凉关于就餐时天冥坐谁身上的问题达成一致没有。”

  “贝斯说她们已经决定用打牌来决斗了,顺便二轩已经把bgm打开了,行桑因为你不给她跟来看苗木,开始大规模摸鱼。”

  “……………………等会顺便去接小恋吧,不知道她的当事人被法官干掉了没有。燕麦桑已经失踪到需要抓野生的了,大街上碰运气吧……”

  完全不明自己听到了什么,狛枝只是感慨,能在启动一秒后进入飙车模式的司机下保持职业微笑,那大概是个神仙级别的侠女。

  在微笑的目送走了唯一完成的蛋糕后,苗木疲劳的笑了。

  “生日错过真的就太可惜了……不过其他……”

  接下来,本来还有些无奈的话,在看向恋人时,就被对方脸上的微笑阻止了。

  “狛枝君……刚才做了什么吗?”

  “我请我们无敌的十神里·市长帮我去查了剩下订东西的人,之后请人做好了上门送去一份类似的餐点,然后告诉他们‘这次因为一些小问题,只有一般的好吃,如果你想更富有希望的美味,欢迎下次光临,今天八折’我出钱的。”

  无可奈何的有点小感动,苗木拉着狛枝的领带吻了他一下。

  “剩余的边角料今天拿了做晚餐吧,开一瓶红酒,为今天生日的人干杯吧,祝她身体健康。”



突然出现的后续剧情。

车后揉着绒绒猫的淡衣突然想起什么了……

“那个……岚子,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哇…………我把忘滚滚丢街上了!!=口=!!”

金婚520

突然脑洞,然后想想今天日子,胡乱应个景吧233

(日文环境下肯定没这日子不用提醒我了。微博式允悲.jpg)


预警,俩老头预警!莫名其妙的少女预警!

不仅短得要命,还严重OOC!

可爱属于他们,造成不适都是我的错!




  “说起来我50岁了!”

  应该早就不是想赖床就能睡得着的年纪了,然而苗木依旧需要闹钟才能准时起床。在闹钟打断平稳呼吸,然后再被按掉之后,苗木迎来了枕边兴致勃勃的发言。

  “哈啊……你昨晚睡着了吗?”

  睡眼朦胧的,苗木抱着身边的人嘀咕,不过没有得到答复。

  “我想起我们应该是金婚了耶。”

  “…………生下来就结婚了的吗……”

  “是啊”

  “那也是明年啊……”

  “——————”

  感觉到什么裂开了的声音,苗木抿着嘴,揉了揉抱着人的背,然后小心的自己起床,愉快的开始做早点。

  做好早饭的汤面后,苗木小心瞅了一眼卧室,狛枝日常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看样子昨晚上大概又是没睡好。

  “好了,起床啦,吃早饭了。”

  “……”

  狛枝瞟了他一眼,苗木感受到了气鼓鼓的委屈。

  “好了,我爱你,乖,起来吃饭啦,等会再去补觉咯。”

  

  “不是520也爱你哦,哼哼哼”

  “好好,明年我“出生”后,我们“生下来就结婚”,然后可以过金婚了。”

  然后就这样到七十岁吧,苗木开心的喝着汤想着。

@佣兵亚瑟厨 非常非常不好意思,十分对不起太太了(T ^ T)
其实半个月前就到了,但是不知道怎么被我揣进我外婆的旅行包里面(她老年大学组织的自费旅游)了ヘ(;´Д`ヘ)
终于前天她回来了,我才把挂件拿了回来|・ω・`)

挂件感觉外模有点受损了,不过因为太太英明神武,是可以撕掉的那层(因为暂时不用,我决定还是先不撕了,人家是功臣_(:з」∠)_)

苗球好可爱啊,超想戳,然而枝子在瞪我呢……我就怂怂的了(❁´◡`❁)*✲゚*

妖精的耳语

警告!特大号警告!

写得很早不敢发的东西,因为实在是太蠢了(捂脸)

就是在60分“耳语”出来后我第二个星期就写出来了的脑洞……

然而并不敢发……现在也超不建议阅读!(笑cry)

没有剧情!没有发展!狛枝也没有!!根基核心完全就是个冷笑话……

而且这个冷笑话本身三行都不够(微博式允悲)

最后那个冷笑话是十年前论坛上传来的,实际上和原文差了一个字,不过改了这个笑话就有点“不通”了(所以容我装死- =)

以上我都警告过了……看完不要打我(逃)



  ——“这样嘛,我这种人现在就去死应该还来得及。”

  细声细气宛如耳语一般的声音就这样,毫无征兆而又清晰无比的流入了苗木诚的耳朵里。

  瞬间昏昏欲睡的感觉被一扫而空,苗木惊恐的从草地上跳起来四处张望……然而,最后被他收在眼底的只有盛夏炎热而空旷的公园……

  “睡糊了吗……”

  苗木稍微有些尴尬的摩擦着自己的脸颊,明明是在为高中去向烦恼的自己,最后却接受盛夏树荫午间瞌睡的邀请,倒在树下呼呼大睡……还做了一个完全不明所以的梦。

  “梦……吗?”

  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自己应该是在做什么梦来着——或者准确点说,是不幸回想起一段尴尬的记忆。但是,完全搭配不上啊……或者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什么呢……那种柔软的亲昵感,完全就像是什么人在耳边悄悄的传达着什么——当然,内容来说,糟糕得一塌糊涂。

 

  “耳语的妖精吗?”

  苗木满脸写着心事的回到家后,被妹妹不停地追问,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不得不隐去实际听见的内容,只说好像莫名在没有人的地方听到了像是耳语一般的声音。结果苗木困就这么直接回抛了一个完全没有概念的名词过来。

  初中女生之间流传的怪谈吗……想想自己班上的同学……

  被妹妹兴致勃勃的表情打断了联想,苗木拉回来自己的思路,决定让自己看上去对话题更感兴趣一点。

  “是说会把很远的地方别人说的话传成耳语……吗?”

  “是对话啦,哥哥!也可以说是传话呢,‘听’的人想着一件事,如果刚好另外一个人在‘说’,它们就会‘帮你传过来’。”

  “这算是强行对话吗……这样有什么意义呃?”

  “就是喜欢传话的恶作剧妖精啦,‘说’和‘听’的人‘现在’是毫无关联的,但是这两句话将来某一天连在一起,你会发现……『就是这么对话的』。”

  已经完全跟不上妹妹思路的苗木茫然全都写在脸上,这近乎于发呆的表情让苗妹产生了赶快结束话题的意愿。

  “唉……就是说,说出你听见‘耳语’的那个人,你将来一定会真的见到他,这时你如果说出你听到耳语时‘说’或者‘想’到的话,他就会把那句‘耳语’真的说给你听!算了啦,反正你都不记得了,也不是很重要啦。”

  赌气一般的,苗木困嘟着嘴走开了,丢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苗木在原地慢慢消化她刚才那段话……

  睡得迷迷糊糊的自己当时在想什么……什……么……

  ………………………………

  ………………………………

  苗木用力的抓着头发,整个人都动摇了,冲进厕所洗了把脸,

  “初中女孩子的怪谈什么的……我在想什么啊!”

  极力的放弃思考,让苗木真的将这件事暂时遗忘了。

 

 

  “啊!!!!!

  很多年后,唐突想起这事的苗木不禁叫了起来,而几乎同时他坐着的椅子没有预兆的散了架,他就被直接转移到了地上。闻声扭转头的两位挚友都毫不犹豫的认为,他那声惊叫源于他身上又一次莫名其妙的不幸,便见怪不怪的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只有苗木自己,一边摸着痛极了的屁股,一边死盯着手上名为“狛枝凪斗”的个人履历……思索着为何偏偏此时突然回忆起那段其意不明的尴尬记忆,那段夏日瞌睡时突然回忆起的关于曾经某节课,睡糊的自己和老师之间啼笑皆非的对话。

 

——“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苗木诚,这句话什么意思。”

——“这个死掉的人很像我丈夫,白天像,晚上也很像”

提前太早的圣诞节礼物

  神经病的产物……无论是太短还是OOC都没眼看了……无差……不……实际完全没有在恋爱啊……的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的平行世界(捂脸)

  ……以上就算是预警过了! ノ)゚Д゚(! 

  灵感来自微博上“祝圣诞节喜欢的人出现在你床上”233

  兔美老师被我无脑拉来友情客串了(神经病的只是我,和她没关系!)



  “love~love~❤~love~love”

  平安夜没有灯光的某户人家里被突然出现的光芒照得婉如白昼。

  “传播爱与希望的魔法少女莫诺美驾到啦!”

  准备好华丽丽的开场白,结果却发现只有一个哭红了眼睛看上去就很小的孩子,在昏暗房间的床上无助的看着她。

  屋子里发呆的孩子,看上去应该是6、7岁,长得很白,不仅仅是因为惊吓的白了脸,恐怕是本身并不健康的身体透露出的病态,在这种病态的白色衬托下,向四面八方发散的发梢反而透出了微微的粉色。

  兔美突然尴尬得说不下去了……

  “哎哎哎哎哎???”

  “啊咧啊咧啊咧啊咧?!?!怎么了吗??……哇……年份错了吗!???”

  “坏了坏了!那边也要过来了哎哎哎哎哎!”

  并没有来得及理解吵嚷的来客到底在惊慌失措的说着什么,孩子眼前再次出现了彩光,另一个看上去就健康并且快乐的孩子,笑容僵硬的穿着圣诞节礼服坐在了他面前,手上还抱着一个刚刚解开彩带的礼盒。

  “哇!”

  几秒钟之后,突然来到的孩子便在惊吓之下哭了起来,而孩子们的哭泣从来都是富有传染性的,苍白脸色的孩子也开始嚎啕。

  “哇……呜呜……不要……哭了……我把……送你……呜呜”

  抽泣着鼻子,突然出现的孩子将礼盒里带着红绿圣诞蝴蝶结的小熊递给了苍白脸色的孩子,之后还揉着眼睛靠过去拥抱了他一下。

  只是在苍白脸色孩子反应过来之前,那个孩子就和装礼物的盒子,还有那只粉色的兔子一起在彩光中消失了……



  轻轻的摸着手上娃娃熊的脸,狛枝凪斗平躺在“当年”那张床上,那个都来不及被他看清楚的孩子,留下了一个无法被证明的温暖拥抱……还有这个娃娃究竟是十年间前自己失去父母后自我调剂编出来的故事,还是曾经那件完全不可思议,也没有头绪事情唯一真实存在过的凭证,他已经没有想法了。

  唯独只是记得那只穿着粉红色裙子,本身也是粉红色的兔子,带着哭腔的说过:

  “呜呜呜呜,奴家搞错了时间,应该是十年后再来的……惨了惨了,呜呜呜。”

  今天是那年起第十年的平安夜了呢,抱着这只毛茸茸的熊娃娃,他完成了心灵的灾后重建,度过了小学,完成了中学,进入高校也有一年半了。

  只是,他总是想起那些彩光……突然的,他意识到并不是自己在回忆那些彩色的光芒,而是自己正在被彩色的光芒包围,正如很多年前那个孩子来到他身边时候的景象……


  无法形容的全身痛,狛枝花了很久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脸着地的撞得满眼都是星星,如果不是刚好手上抓着那只熊娃娃帮他缓冲了的话,他搞不好鼻梁都要断了……

  而在一边目睹全过程的人,看着一阵彩光,然后狛枝凪斗突然出现,结果因为落点不好,腰以上全部不在床上,直接磕下了地……


  “学长你还好吗!”

  终于在满眼比圣诞树上还要闪亮的星星消散后,狛枝看清了一脸担忧盯着自己的人……

  “苗木君啊……呃……大概一点也不好吧……不过应该也不要紧……”


  “呜呜……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顺着声音的来源,狛枝又见到了那只粉红色的兔子,比起记忆中的混乱模样,现在她看上去更像伤心。

  “几百年一次的圣诞特惠礼物啊……‘平安夜将喜欢的人带到你床上’……之前搞错了时间就算了……这回方向都错了……”

  “最关键的……最关键的…………现在‘喜欢’都并不一定成立是吧?……呜呜呜呜呜,都是我的错,扰乱了很严重的东西了……哇呜呜呜”


  “所……所以……兔……兔子小姐姐……”

  “呜呜……?啊咧咧?叫我吗……唔?”

  “你不用急着送前辈回去!前辈可以留在我家吃晚饭!你这样丢他回去他肯定会受伤的!”

  拿出曾经屁股跌得很痛的气势,苗木向不知何来的魔法兔子提出了建议,然后两人默契的看向狛枝——这事还是应该由狛枝来最后决定,不过收到爆炸量信息的狛枝凪斗,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却有些令人意想不到,他一把搂紧了那个圣诞丝带的熊娃娃抱在胸口。

  “这个熊说好了给我了的哦……”




完。




定情信物就算是6岁给的想拿回去也是小狗,哼。

上次那个瞎搞热度的回礼,感谢支持的朋友❤

  超短的瞎写,所以放心,有V3人物也没剧透233

  CP(大概含……虽然有些人物并没有出场)狛苗、日七、十雾、天赤、ki吉

  平行世界某一天集体日常的OOC

  居然都OK的话……劳驾各位随时紧急避雷,小心意义的看一下吧QwQ

  双层大巴上,坐在二楼最后的一对兄妹在小声的对话,

  “所以你一大清早拉我出门就是要我陪你出去买衣服啊……哈?”

  “哎呀,冬子酱她进入写作旺季了啊,拉她出去也不会帮我看的啦,最后扯着商标都会企图在上面写字。”

  打着哈欠的苗木诚脑子里开始出现高速书写的腐川冬子——这时候去打扰她,还不如靠近翔姐反而更安全呢。

  “真羡慕哥哥你怕是明年都不用买衣服了。”

  “呜……我我……我只是让他陪我去看看啊……本来”

  哈欠打到一半,手僵硬在了嘴边,苗木诚感觉自己耳朵都在发热,结结巴巴的发出了抗议。

  “谁……谁知道等晚上回家,所有我问过他意见的衣服,全部……呃,差不多全帮我买下来了啊!”

  “给天海听见了怕是能气死。”

  终于憋不住插话的日向创把苗木兄妹都吓了一跳。

  “上来我就在旁边,和你们打招呼一个都没有看见我……”

  看着苗木兄妹紧张道歉的样子,日向心情好了很多,决定继续刚才插进去那个话题。

  “前段时间我去和天海求教,问他平时怎么陪赤松逛街选衣服的。”

  “结果狛枝就一定要跟着跑去。”

  “天海说他的方法不合适我们的,他会陪着赤松去选,大部分时间随着赤松去看,必要的时候给些意见,在赤松选好去付钱后,他就到附近挑一些和那件衣服可以配套的饰品和指甲油送赤松。”

  “那确实是学不来啊……我选发夹就会看猫猫狗狗,狛枝我只会觉得他大概又想去哪里过圣诞节了。”

  “然后天海说有个基础我们可以听听,比如对方明显对哪两件衣服纠结来问你,多半是因为都喜欢,而经济上并没有两件都买的方法,你给些建议,最后还是由他来定,之后你把另一件买来送他就好了。”

  在苗妹一脸“好厉害”的感慨天海这个人的时候,日向看见苗木摆出了一脸无奈的——这并不是表示某人你可以抬一个仓库到对方家的啊喂。

  “有钱不是这么花的啊……十神听了多半会抽他的。”

  感觉得到苗木是想说什么,日向决定安静的等着下文就好,

  “雾切桑平时很忙的,或者说她也没什么兴趣花那些时间只去逛街,何况她家差不多有个专用的裁缝店。突然有一天,那家店冒了十几个裁缝的学徒出来,过了半年好像就又都走了,我当时有点担心去问她,结果她就直接打了电话给十神,好像被十神笑了,雾切桑之后就表情平静的打开了电视机……”

  苗木叹气的指了一下公共汽车上的广告,一串特别漂亮的英文花体字,这是最近刚出不就的一个新品牌,虽然日向是完全看不懂写了什么,不过花体线条展现出那只恣意伸展翅膀的蝴蝶,倒是清清楚楚……

  有钱真好啊……

  “所以日向先生现在是要去和七海姐汇合吗?”

  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话题终止在了身边两人的叹气声中,苗妹试图搅动凝固了的空气。

  “啊?哦哦,不是啦,我们是约着明天,我今天先去商店街逛一圈。”

  面对并不明白的苗妹,日向进一步解释,

  “其实天海给我那个方案啊……我想了想,对千秋完全不会有用的啦,虽然游戏地图上不要说每个房间了,有草皮她都会去翻,但是到了商店离门口最近第一家店,只要我和她说了半句‘我觉得还可以’,她立刻买了就走,这要错过多少可爱又合适她的衣服啊,所以我想啊,怎么还是我先去逛一圈吧,就一次机会不能乱用啊。”

  在收到了苗木兄妹目光的点赞的同时,日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狛枝凪斗”四个大字,日向十二万分不想接电话,但是总觉得不接似乎哪里会出事,便直接按了公放……

  电话那边是接近哭腔和剧烈喘气的说话声,然而完全不可能听明白是谁,或者在说什么,不过只持续了好几秒后,苗木就抓起手机,以一种严厉的口气对这那边的声音说道:

  “我们到商店街下车,我在街口等你……不要再追着公共汽车跑了。”

  商店街口,日向表示如果苗妹能帮他参考一下就好了,然后两个人就一起进了商店街,留苗木一个人在外面等了一会。

  等下一趟公共汽车开到,门一开,狛枝几乎是直接摔到苗木身上,脸色十分难看的爬都要爬不起来了。

  “所以你没看见小困吗?”

  “……都怪日向长得太长了……”

  总觉得吐槽这个形容人身高的形容词用得不对就是输了,苗木安静的抱着狛枝让他顺了会气,突然灵光一闪。

  “对呢,你送了我好多衣服我要回礼的啊。”

  虽然很想迈开步子就跑,不过目前狛枝他拿不出太多体力迈脚,

  “啊……不……等等……不……苗木君!我这种人不是很需要衣服的……地摊上的就很好了……真的……不要拖我走嘛!”

  被苗木夹着手臂拖进了商店街,开始了心惊肉跳的一天逛街,最后在傍晚,四个人时机很合适的汇合了。回去的车上,日向看了一眼苗木帮狛枝选的衣服,安安静静的在心里感慨……这两人到底有多喜欢圣诞节啊。

===================分割线=====================

  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以上人员永远都不会知道的还发生了一段对话。

  “所以ki坊~你到从窃听器里面听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啊?”

  “选衣服的方案很多呢。”

  “你个机器人刷层新的漆不就好了。”

  “哪天你不机差会死是不是啊!”

  “是要陪我去上街吗~下星期一起去吧~”

  “唉……不……那个……”

  “才不要呢,我品味可是很高的,咦嘻嘻”

  “##%$^$^%”


可能会出现的CP目前限定弹丸,全在标签里面(24小时时间到了也就顺便删掉),给我加热度之前真心看一眼哦(不过如果不小心踩雷伤眼了,我先给你叩个头吧QwQ)


时间到了删标签~~反正没过数量做个死……万一还有人,星期一前继续有效=w=